丫丫爸爸的博客

智商情商财商的學習

父亲的扁担(第一章)


人到中年的男人,时常会觉得孤独,因为他一睁开眼睛,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,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。    

----------张爱玲--------



第一章


一座高峰,高耸直入云霄。乌云把连绵的山峰,遮得严严实实的,抬头往上看,怎么也看不到峰顶,最多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半山腰的一些模糊的绿色。


一条窄窄的古石道, 弯弯曲曲的,穿过了几个零零落落撒落在路边的破旧的土房,穿过了稀稀疏疏的不多的几丘的贫瘠的梯田,然后就穿入那茂密的森林,再也看不到了。


蒙蒙细雨,淅淅沥沥的,让天空变得异常的阴冷,古石道上的青石板全部都湿掉了,非常的滑,细细的雨,斜风飘打身上更是凉飕飕的。


父亲挑着一根扁担,扁担两头挂着两个箩筐,箩筐里面坐着两个小孩,一个是四,五岁的我,另一个是二,三岁的弟弟。箩筐里面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物品,大概有一百多斤吧。母亲背着其他的杂物。一家四口,沿着古道,要翻越这崇山峻岭,到山的那一边的学校去开学教书。


幼年的我和弟弟则坐在箩筐里面,感到非常新奇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嘻嘻哈哈的一路欢乐着。


而一百多斤的扁担,沉重压在父亲的肩膀上。父亲默默地挑着担子,小心翼翼在光滑的青石板路上挪移着脚步,挑着我和弟弟往高处走去。偶尔抬头看了看前方高耸入云的半山腰,计算着目的地的距离,翻越了这片最后的崇山峻岭,就到达了我们的目的扬楼小学了。


杨楼小学就住落在这崇山峻岭之中。


要到杨楼小学,就要穿过一这一座又一座直入云霄的山峰。


当地户晓的一首民谣唱尽了对这崇山峻岭的无奈:


“杨家楼,杨家楼,

有天没日头。

有水对,没水流。

上岭头磕岩,

下岭脚抽头。

……”


这首民谣的意思用白话文说就是:山太高了,即使是有天空也看不到太阳;有水车却没有用,因为山太陡,没有流水。上山的时候,头都碰到石头;下山的时候,脚都要踢到前面一个人的头了。


从早上7点出发,要一直走到晚上7点。整整12个小时。


那时候父母亲在一家很偏僻的乡村小学里面教书。每年两次,雷打不动的,从小学走到老家,又从老家走到小学。


第二章


父亲很少跟我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。所以我对父亲幼年时的记忆也是模模糊糊。我所知道的是父亲是家中的长子,有四兄弟和三姐妹。


那时候农民的生活是非常清贫的。有上一顿没有下一顿,白米饭都很少,大部分时间吃的是稀饭红薯土豆等杂粮,而且杂粮还不能吃饱。


父亲很小的时候就会干农活了。育苗,犁田,插秧,打稻,挖笋,砍柴等各种农活都是一把好手。


父亲还有一手绝招是抓鱼和抓野兽。


父亲当年是挖笋高手,当冬笋还埋在地下,用肉眼看都看不到的时候,父亲看看竹子的朝向,就知笋大概在哪个位置。


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,每个人都吃不饱,爷爷外流到了外省。一个大家庭,只有十几岁的爸爸和二伯俩个大小孩是正劳力,和奶奶在一起,撑起了这个大家庭,撑过三年的自然灾害。


父亲和二伯肩膀上的扁担,是沉甸甸的重。


父亲还聪慧过人。我的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。可父亲在劳动之余,努力学习,后来考进了龙泉师范。成为一名老师。毕业后分回老家工作。


后来父亲和母亲的认识,结婚之后有了我和弟弟。在远离家乡的小学教书,父亲一方面要支撑我和弟弟的小家庭,另一方面也要支撑爷爷奶奶和叔叔伯伯的大家庭。肩膀上的扁担是沉甸甸地重。


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,竹笋,溪鱼,野免,山鼠,飞鸟,野板栗等等成了全家的腹中餐。让我们度过了那艰难的岁月。


父亲抓的山鼠成了美味一绝,父亲还经常给邻居,同事送些过去。大家吃了都赞口不绝。


因为烧的太好吃了,味道太好了。有位同事不会抓山鼠,有一次在厕所里偶然踩到一只老鼠,当做宝一样的也把老鼠烧了吃,在那个买肉要肉票,而且还经常买不到的时代,这个厕所里的老鼠的故事,流传了很久,也没人把它当做笑话。


时不时的常想起父亲,想起父亲肩上沉沉的扁担,和父母支撑起整个家庭的岁月的日子。


时不时的常想起父亲,因为父母挑起了家庭的整个担子,所以我和弟弟的童年是那么的无忧无虑。



请耐心等待继续下一章。


谢谢你喜欢这篇文章,如想购买丫丫爸爸的出版书籍, 请点击以下链接:

如想看更多丫丫爸爸的博客文章,请点击以下链接:


作者: 丫丫爸爸,金融危机后最早去美国投资房地产的多伦多华人之一,从中获得成功投资经验, 善于发现地产洼地进行房产投资,在多伦多也有不少成功投资案例,现为安省持牌地产经纪。 电话: 647 716 5110 电子邮件: yayababa.home@gmail.com 个人网站: www.yayababa.com . 微信号:
Loading